<progress id="rpo6p"><pre id="rpo6p"></pre></progress>
  • <th id="rpo6p"></th>
  • <tbody id="rpo6p"><pre id="rpo6p"></pre></tbody>
      您的位置:首頁 > 政法調研 >
      開源軟件的知識產權圍城
      www.403456062.com 】 【 2020-09-23 11:44:28 】 【 來源:四川法治報

        本報全媒體記者 蔣京洲

        

        開源軟件自產生至今成果頗豐。著名的安卓手機操作系統正是其產物,并以此為衍生形成了華為、小米等品牌的手機系統。然而,開源軟件的開放特性卻使其成為了侵權高發的領域。

        

        開源軟件作為向現有軟件知識產權體系發起挑戰的破局者如今也面臨困境博弈:開放和共享是使其得以延續的生命,但面臨侵權危機,唯有強力的規制路徑,才能維持其健康發展的長久動力。當下,開源軟件應當思考如何擁抱現有法律體系的條框,以在侵權發生時尋求可靠有效的救濟。同時,業內也呼吁以立法保護開源。

        

        突破壟斷 開源軟件應運而生

        

        開源(Open source)也稱為源代碼公開。一般來說,軟件只有作者或著作權所有者擁有其原始代碼,軟件的使用者僅能使用規定的權限使用程序功能,而難以通過源代碼了解其運作機理,甚至優化更改組件。但在開源軟件中,作者公開軟件源代碼并放棄一部分權利,將軟件部分開發,供用戶或程序員使用。

        

        開源協議指隨著開源軟件的發展而自發形成的一種規則,軟件開發者和使用者都需遵守其在使用、修改和分發等環節相應的限制和規則。

        

        在部分從業者看來,基于知識產權保護的獨占權,各個公司對源代碼加密,一方面阻礙了其他公司進入此類市場,容易形成壟斷,另一方面軟件技術專家和學者無法以合法的手段進行學習和研究,造成了軟件的重復開發和使用,浪費社會勞動力。

        

        數字技術使得知識產權的許多權利形同虛設。在技術界率先開始了反抗“強權”制度,開源軟件就是這種反抗的產物之一。部分開發者選擇公開軟件源代碼,使其可以被自由使用、復制、修改和再發布。隨著使用者的增加,一個共同參與、共同發布、共同修改、共同使用的開源社群逐步形成。大量社群參與者的支持,使得開源軟件的生態不斷豐富。

        

        如今,開源軟件的各類成果已經深刻地影響到我們數字生活的方方面面。它極大的提高了軟件開發效率,讓軟件生態愈發活躍。

        

        開源≠無條件 遵守協議是基本規則

        

        開源軟件的修改、發行等雖然免費,但絕非沒有條件,在使用和編寫軟件時,則應當遵照開源協議的相關要求。

        

        近日,國內某知名購物APP因違反開源協議要求,導致其新項目被拒絕發布的新聞登上了國內各大IT媒體頭條。報道稱,發布平臺發現該APP插件代碼來自于另一公司的開源軟件,該公司要求使用者需要在其源代碼中說明原始版權信息。但該APP沒有做到這一點。

        

        開源軟件是其開發者以協議方式自主調整了部分權利,使開源軟件知識產權具有協議約束繼承性、代碼完全開放性和擔保責任免除性等特征。根據協議的不同,開發者仍然保留部分權利,以便提請侵權之訴。使用者若對協議具體的要求理解不夠明晰透徹,則難免以后侵權之虞。

        

        例如常見的GPL協議要求,使用了GPL協議源代碼的軟件,亦必須按照該協議要求公開源代碼。

        

        無法可依 亟需強有力的規制路徑

        

        開源軟件原本是一個要所有參與者共同“添磚加瓦”構筑的社區生態,卻因為越來越多的人意圖把公共成果“私有化”,導致社區環境不斷惡化、開源資源不斷流失,最終讓開源“無源可開”。

        

        在深圳從事程序開發工作的丁先生告訴記者,一些參與者把社區成果通過盜竊、申請專利等方式“私有化”,使得開源社區中可用的資源越來越少,這極大的損害了開發者的熱情和整個社區的活力。

        

        此種現象于近年來已屢見不鮮。2017年6月9日,某程序員在“開源中國”發帖,稱自己編寫的開源軟件被國內某知名公司占有,并申請為專利。

        

        今年7月,國內某電子書廠商在其操作系統中使用開源軟件,卻拒絕發布源代碼,此舉遭到多方批評。

        

        另一方面,中小企業乃至個人開發者的維權處境則更加艱難。有網友指出,有二次開發者不遵守開源協議,以閉源的形式再發行,或者更換為與原始版本不兼容的開源協議,甚至改頭換面并對外聲稱原創。由于很難獲知網上侵權的人的真實身份,投訴、仲裁或提起訴訟都非常困難,作為權屬人維權無門。

        

        當然,已有許多開發者對此表示抗議。今年7月6日,國內知名開源論壇“修羅BBS”關閉。網站上留下一句:“國內什么時候有真正的開源環境了,再見!”。此舉在國內的開源圈里引發討論,許多開發者紛紛發聲,講述自己遭到侵權的經歷,表達對目前環境的擔憂。

        

        時代變化

        

        開源與司法都需變革

        

        在面對侵權困境的情況下,開源社區也在積極尋求變革,在現行的法律法規體系下盡可能尋找強有力的武器。部分開源協議的制定者開始重新審視現有的知識產權體系,試圖尋求通過申請專利以庇護開源成果。

        

        最近的一些開源協議中,已經在積極地擁抱專利。例如BSD或MIT許可證對軟件發布規定了版權提示和免責聲明,源軟件修改后可自由處置。如果對開源軟件進行改進獲得了軟件專利,他人實施該專利,未經專利權人許可又無法定抗辯事由,則屬于侵犯軟件專利權。Apache則更進一步,規定開源軟件在發布時要聲明專利授權。

        

        即使是對專利持消極否定態度的GPL協議,在版本更迭中也對專利相關規定有了松動。舊版協議要求GPL開源協議產生的成果不允許擁有任何專利,而在新版中,則不再作此限制,只是要求確保后續開發者可以得到項目中所涉專利的免費許可。

        

        而更受期待的,是在現行的法律體系中給開源協議一個明確的法律依據,以便于在訴諸法律時,此協議可以作為一個解決爭端的依據。

        

        結語

        

        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已成為總體國家安全重要組成部分的當下,我國在開源軟件的世界舞臺上不能失語。7月14日,工信部發布了被外界稱為中國版Github的“2020年開源托管平臺項目”招標結果,也顯示了我國對于開源社群的重視程度。

        

        有學者認為,從長遠發展來看,開源軟件遠遠優于私有軟件。當下,對開源軟件相關法律法規進行完善的呼聲日現,“用立法支持開源”已逐漸成為業界共同的期待。


      編輯:周子游

      自貢長安網簡介 | 版權聲明 | 投稿須知 |

      蜀ICP備18018994號 自貢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地址:四川省自貢市自流井區交通路20號

      蜀ICP備18018994號-1 自貢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欧美黑人videoof巨大

      <progress id="rpo6p"><pre id="rpo6p"></pre></progress>
    1. <th id="rpo6p"></th>
    2. <tbody id="rpo6p"><pre id="rpo6p"></pre></tbody>